深圳市重點新聞門戶網站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中國深圳網
正在加載數據...
當前位置:中國深圳網> 教育> 教育資訊>正文內容
  • 經濟尖子生教育后進生 深圳能否跨越式發展高等教育
  • 2019年07月19日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

提要:關于深圳簽署協議引進中外名校、建設特色學院的消息仍然不絕于耳,開放與合作成為深圳高等教育發展的關鍵詞,這某種程度與城市的底色互為映照。在官方規劃中,大約到2025年,深圳要建設成為南方重要的高等教育中心。教育是百年事業,短短數年時間里,深圳是否可能實現跨越式發展?

7月13日,南方科技大學完成了2019年的本科招錄工作,共錄取新生1064人,卻吸引了全國超過42000名考生報考,這個數字比去年增加了約30%。

在輿論場中,南方科技大學的熱度已經逐漸消退,但從招生表現來看,它保持著不錯的發展勢頭。軟科發布的2018中國最好大學生源質量排名中,南科大位列第38名,與四川大學并列,而在2017年,它的排名還是第60名,與東北財經大學、中國農業大學相近。

事實上,很難用一些傳統指標來衡量深圳高校的整體實力。一方面,整個城市僅有14所大學,尚無一所985、211或雙一流高校,完全無法與其一線城市的地位相匹配。另一方面,榜單機構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不久前發布的一份排名顯示,南科大的學術引用排名已經位列中國內地高校第一;哈爾濱工業大學(深圳)2016年招首屆本科生,如今生源分數甚至已經超過本部。

關于深圳簽署協議引進中外名校、建設特色學院的消息仍然不絕于耳,開放與合作成為深圳高等教育發展的關鍵詞,這某種程度與城市的底色互為映照。

在官方規劃中,大約到2025年,深圳要建設成為南方重要的高等教育中心。教育是百年事業,短短數年時間里,深圳是否可能實現跨越式發展?

要規模還是要影響力?

1979年,深圳建市,4年后,深圳擁有了第一所綜合性大學——深圳大學。

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深圳的高等院校數量止步不前。政府意識到這塊“短板”成為城市發展的瓶頸,決定創辦大學城。在這一機緣下,2001年到2002年,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、哈爾濱工業大學來到深圳舉辦研究生教育。

2016年,深圳出臺《關于加快高等教育發展的若干意見》,提出到2025年,新建10所左右高校,3-5所排名進入全國前50名。

這并非易事。差不多同一時期,深圳明顯加快了引進國內知名高校共建深圳校區,尤其是開辦本科生教育的步伐。香港中文大學(深圳)、哈工大(深圳)、中山大學·深圳、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相繼開始招收本科生。中國人民大學、武漢大學等也分別與深圳市政府簽署了合作辦學備忘錄。

熱鬧之下不無爭議。一位當地教育界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隔三差五就宣布又要引進高校了,看起來熱鬧,但深圳更應該沉下心來集中力量重點培養一兩所大學。

中國(深圳)綜合開發研究院創新與產業研究中心主任周林也認為,從全國的高校發展格局來考慮,深圳并不適宜再去發展大規模的普通高等教育,而更應該結合自身的產業創新環境,側重培養更前沿的研究型大學。

這種邏輯的背后,很大程度是將深圳對標國際級創新區域,希望在創新產業的光環之外,也要有與之匹配的世界頂尖大學,就像斯坦福大學之于硅谷。

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認為,與硅谷相比,粵港澳大灣區內的創新科技企業更多是由“草根”創辦,而由高校學生、老師將科研成果產業化的“學院派”創業方式仍然十分缺乏。

但事實上,除了缺頂級的研究型大學,深圳連“普通大學”都十分缺乏。

2018年,深圳在校大學生10.38萬人,首次突破10萬人。相比之下,北上廣同期擁有的在校大學生數量分別為58.1萬、51.8萬和108.6萬。

深圳教育局在解讀《關于加快高等教育發展的若干意見》中指出,和城市發展定位相比,深圳高等教育存在的不足包括:整體規模偏小;人才培養層次偏低;高校對深圳自主創新的貢獻還有提升空間。

哈工大(深圳)經管學院執行院長黃成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高等教育需要形成集群,為什么呢?科學家要交流,但科學家的時間很寶貴。從這個意義上,深圳需要的是一批大學,而不只是辦好一兩所大學。

“同時引進一批大學,是不是會拖累整體的質量?我認為不會,教育最大的特點是它的外部性,政府投放在一所學校上的資源,不只讓這一所學校受益,而是讓深圳的整個高等教育都受益。”黃成說。

合作辦學能否彎道超車?

存在爭議的,還有深圳當前大規模引進外來高校的辦學方式:固然,合作辦學幾乎可以立竿見影地引進稀缺的教育資源,但長遠來看,從外地引進的高校,多大程度可以轉化為深圳自身的品牌?

經濟學家周其仁曾在深圳表示,大學跟它的出生地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它是有根的,深圳要把辦“自己的大學”作為百年大計。

但在黃成看來,這并不成為一個問題。“北大來到深圳肯定不是100%的北大了,但這是壞事嗎?不一定,它可能朝著更加多樣化的方向發展。”

曾在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就讀的陳孝武,2015年畢業后留在了深圳,加入了一家致力于研發個性化抗腫瘤藥物的研究機構。陳孝武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以科研氛圍來看,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可能比不上本部,但深圳的產業化環境更活躍,并且這里對創新有著很好的支持。

品牌的形成還有待時間檢驗,但如果要評估當下的合作辦學效果,哈工大(深圳)稱得上是一個特別的樣本。從生源來看,哈工大(深圳)的表現甚至反超了本部。

以2018年的錄取情況為例,哈工大(深圳)在廣東、福建和河北的理工類投檔線分別為614分、640分和668分,相比之下,哈工大本部在這三個省份的投檔線分別為604分、624分和663分。

黃成說,一所大學離開本體去辦的教育機構,能夠比本體更受到考生歡迎,這在高等教育史上稱得上是一個奇跡,深圳幫助創造了這個奇跡,深圳不應該為此感到驕傲嗎?

另一所在深圳合作辦學高校的一位校辦人士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因為生源的緣故,未來深圳校區的綜合實力也有望超過本部。

事實上,合作辦學一開始有點像深圳的“權宜之計”。早在當初辦大學城的時候,深圳就面臨抉擇:是新創建大學,還是引入名校到深圳辦學?

深圳大學城管理辦公室前主任吳惠瓊在2011年的一次采訪中表示,創辦一所新的大學,需要幾百億的投資和幾十上百年的積淀,深圳等不起。經過充分論證和調研,深圳決定創建一所新型的大學城,即通過引進一流名校進駐深圳辦研究生教育,加快深圳高層次創新人才的培養,最終達到“服務城市發展”的目的。

黃成也認為,深圳如果完全靠從頭辦自己的高校,綜合類的短時間內很難超越深圳大學,研究型的很難超越南方科技大學,但合作辦學有可能實現彎道超車。

如何再開辟一條新路?

不止是開創大規模的合作辦學,深圳的高等教育發展之路,一直有著鮮明的改革烙印。

深圳大學曾率先在國內實行畢業生不包分配和雙向選擇制度,推行教職員工全員聘任制度。建校之初,深大鼓勵學生半工半讀,支持學生自辦銀行、郵局、洗衣廠等。校長李清泉認為,深大之所以能夠培養出一批像馬化騰的創業者,與學校的這些創新實踐密切相關。

2007年開始籌建的南方科技大學,更是承載了公眾對于教育改革、大學自主辦學的期待。但在2012年招生時,南科大并未實現建校之初提出的100%自主招生的目標,而是采取了“6+3+1”的綜合評價體系,即高考成績、學校組織的能力測試成績以及高中學業成績分別占綜合成績的60%、30%和10%,這一錄取方式沿用至今。

香港科技大學前校長陳繁昌曾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,南科大曾經把香港科技大學作為參照對象,我觀察了很久,辦學的資源、理念方面都沒有問題,也很有國際視野。

“南科大在深圳,必須要遵循內地的系統,一開始不經過高考招收學生,這很難。在內地的體制下辦一所新的大學,首先只可以有本科生學位,慢慢通過評審才可能有碩士學位,之后才是博士學位。但你要辦一所研究型的大學,沒有博士學位的話,怎么請好的教授?”陳繁昌說。

其中的某些問題,一定程度上通過中外合作辦學的機遇得到了解決。譬如,香港中文大學(深圳)自立校開始,就是本碩博一起招生的;只要教授有相關資源,招收碩士、博士相對不受限制。

目前,香港中文大學(深圳)本科招生采取的也是與南科大類似的“6+3+1”模式,研究生招生參照的則是國外的申請制。

今年年初,廣東省政協常委、華南理工大學教授鄧文基提出建議,突破中外合作辦學條例及實施辦法等政策限制,由粵港澳三地政府在深港河套地區共同創設“灣區科技大學”,對標世界一流大學,以全新的聯合辦學模式建設一所立足基礎研究的新型理工科大學。

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產業規劃部部長、粵港澳大灣區戰略研究課題組組長王福強近日則在深圳提出,是否可以鼓勵港澳的高校在深圳獨立辦學而不是合作辦學?通過引入香港的教育,倒逼國內教育改革。

在教育對外開放以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機遇之下,外界期待在深圳這塊土地上可以有更多的探索。



責任編輯:嚴珣文
文章排行榜
电脑盘香港六合彩买码